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免费要看小说 >

明朝好丈夫_ 第二百六十八章:坏死了-笔趣阁

时间:2021-04-03 13:22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上山打老虎额小说明朝好丈夫 第二百六十八章:坏死了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正文 第二百六十八章:坏死了

    南昌府。//. 78 无弹窗 更新快//书mí群4∴8065

    宁王府坐落于滕王阁左近,宁王在靖难时曾立下赫赫战功,当年文皇帝曾向宁王许诺,一但靖难成功,愿与他分治天下。

    只是这种许诺,本就是空口无凭,就算有了字据为证,宁王也不敢篡越,文皇帝于是将宁王重新划分了藩地,从大宁搬到了南昌,表面上,那大宁是边镇,属于苦寒之地,而南昌府处在鱼米之乡,土地féi沃、人民殷富,这一次移藩,是对宁王的奖赏。[]

    其实不然,宁王的在大宁,威望很高,若是继续就藩大宁,势必仍会控制住边军,而移去了南昌,等于是架空了他的军权,削弱了宁王的力量。

    当时的宁王朱权事实上很无奈,却不敢发出任何怨言,乖乖的到南昌去了,不过显然,文皇帝虽然面厚心黑,可是多少还有几分亏欠,所以对宁王给予了格外优渥的地位,不但年年有常例的巨额赏赐,连江西的一些官员任命,也给予了宁王否决权。

    这就意味着,江西省巡抚以下官员,一但不能让宁王府满意,宁王就可以上书废除,这样的权利,不可谓不小。

    宁王府是第一代宁王朱权时就建起来的,虽然后代屡屡休憩扩建,可是基本的格局却是没有变,当年朱权为了明哲保身,寄情于山水,即韬光养晦,托志冲举,多与文人学士往来,寄情于戏曲、游娱、著述、释道,因此这宁王府的格局,都以清雅为主,虽然雄伟壮观,可是步入其间,却是林木葱葱,缺少几分大气。

    宁王府的清心阁,本是笆一代宁王朱权释道、煮茶的地方现如今却借着这份儿清雅,改成了huā厅。

    朱觐钧喝了口茶,坐在这椅上,捋须不语。

    靠着他的茶几上,是一份书信,书信的火漆上,印着广西靖江王府的大印。

    朱觐钧倚在椅上,思量着什么一时出了神。

    过了一会儿有人步入huā厅,却是上高王朱宸凉,朱宸濠刚刚从上高赶过来,上高距离南昌不远,一个多时辰即到,朱宸濠脸sè带着兴奋之sè一进这huā厅,笑呵呵的道:“父王,广西那边出事了?”

    朱觐钧压压手示意朱宸谅坐下说话。

    朱觐钧叹了口气,道:“靖江王府那边送了一封书信来。”

    朱宸濠道:“父王

    咱们是不是该帮衬一下?”

    朱觐钧却是摇头道:“这事儿要从长计议。怎么帮衬,却也要有个章程。”

    朱觐钧的表现过于冷静,让朱宸濠愣了一下,其实这里头的事,朱觐钧确实不敢小心大意宫里对他这宁王,早有了几分忌惮,就比如上一次柳乘风封伯,朝廷敕封的是丰城伯这丰城是什么地方,丰城距离南昌也不过是几步之遥,谁都知道,宁王与柳乘风反自,可是宫里偏偏封了一个丰城伯,虽说找个爵位,并没有什么实际意义,可是这种变着法子的敕封,足足恶心了朱觐钧一阵子。

    这件事怎么chā手,如何能得到最大的好处,朱觐钧得仔细思量。

    朱觐钧思考的时侯,朱宸濠没有说话,坐在一旁喝了几口茶,一句话都没有出口,父王的脾气他是知道的,思考的时候不喜欢别人打搅。

    良久之后,朱觐钧突然抬眸,随即道:“立即上书吧,言辞锋利一些,将这事儿闹得越大越好!”

    朱宸濠不由愣了一下,道:“父王,这么做,岂不会让宫里头生出反感,未必对靖江王府有利。”

    朱觐钧的心思朱宸濠明白,可是他并不同意这么做,毕竟奏疏里言辞太过锋利,摆明着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这沛公就是皇上,直接指责皇帝,皇帝勃然大怒,反而会生出逆反之心,这岂不是帮了倒忙?

    朱觐钧却是笑了,捋着长须道:“就是要让宫中生出反感,这件事,不但不能让柳乘风吃亏,还要让靖江王府获罪,那柳乘风想要的不就是如此吗?本王索xìng助他一臂之力吧。”

    朱宸濠瞪大眼睛,不禁道:“父王,那柳乘风……”

    朱宸濠话说到一半,随即lù出古怪之sè,一下子,一个念头冒了出来,让朱宸濠呆了一下,他明白了。

    帮助柳乘风,就是帮助他们自己,想想看,这靖江王府吃了这么大的亏,另一边是皇上身边的近臣,只要陛下偏袒向柳乘风,那么就坐实了宠信jiān俅,而疏远宗室的印象。

    兔死狐悲,一个近臣,却是随手收拾一个藩王不说,还能得到宫中的支持,其余的藩王难道不会有什么想法?大明朝到现在,藩平遍地,实力却也不容小觑,若当真是寒了他们的心,让他们与皇室刻意的生出疏远之心,那么势必,会团结到另一些宗室藩王身边,以求自保。

    宁王府素有威望,极有可能趁着机会,将所有的藩王团结在一起,拧成一根绳子。

    所以柳乘风必须无罪,而靖江王府非要获罪不可,看上去,好像柳乘风占了便宜,可是这样做的结果,却是宁王获益最大。

    朱宸濠不禁拍了拍大tuǐ,如痴如醉的道:“父王高明,如此一来,宫中在藩王心中还有什么威望可言,若是连宗室们都离心离德,那朱佑樘又如何坐这江山!”朱觐钧对朱宸濠的‘醒悟’很是满意,在他看来,自家这儿子确实比之从前深沉了不少,虽然后知后觉了一些,至少还能领会。

    他沉yín片刻,随即又道:“这道奏疏,本王亲自执笔,得好好思量一下,不得大意。”

    朱宸濠二话不说,立即命人拿来笔墨,朱觐钧提起笔,在片刻的思索之后,终于落笔,一封奏疏写完,随即叫了人来,正sè道:“八百里加急,立即送入京外,不得有误!”朱宸濠的眼中不由掠过一丝兴奋之sè。”……

    广西发生的事,不可避免的又流传开来,不过这一次,一向闻风而动的清议却是出奇一致的表现出了沉默,倒不是说没有人议论,只是关注的人少,或者是关注了,却没有人随意表达自己的意思。

    在读书人眼里,锦衣卫不是什么好东西,宗室藩王也不是什么好货sè,狗咬狗,一嘴máo,自己有这闲工夫管这个做什么?不过很快,整个京师又震动了。

    宁王上书,要求严惩柳乘风,还靖江王一个公道,奏疏送达,里头的内容也很快传开,宁王这一次,隐隐一副出头鸟的样子,言辞很是jī进,甚至公开斥责皇帝纵容柳乘风横行不法。

    甚至在奏疏的最后,宁王甚至写着:“陛下包容四海,为何独独不能容下宗室,万户侯欺凌宗亲,仗势欺人,皆因陛下姑息罔纵,而酿成此祸……”

    这一句话,可以算是大逆不道,不过宁王也算好了,宫里不能将他怎么样,当今皇上不是太祖,不是文星帝,还没有引言获罪的勇气。

    京师哗然。

    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开始放到了宫里,谁都想知道,这件事到底会以什么样的方式了结,而与此同时,宁王的奏疏抵达之后,各镇藩王的奏疏也都陆陆续续抵达,有了宁王做表率,藩王们就算不念家室之情,至少也得为自己留条后路,若是一个近臣,说收拾藩王就收拾藩王,先例一开,这还了得。

    宫中沉默了,而朝廷似乎也终于坐不住了,不少大臣开始不免担心,若是继续姑息柳乘风,难免会让藩王们离心离德,这已经是很严重的政治问题,处置不当,极有可能会有倾覆社稷的危险。

    言官们终于开始发力,甚至是内阁,此时也已经坐不住,内阁的想法,其实也简单,一切都是从稳定社稷的心思出发,与这么多藩王相比,一个柳乘风又算得什么,自然是可以牺牲的。

    朱佑樘却是愤怒了,正心殿里,他连续看了几遍宁王的奏疏,明显的感觉到了宁王奏疏背后所包藏的祸心,这一封奏疏,直白的很不像话,直指朱佑樘,丝毫没有隐晦宁王的锋芒。

    愤怒归愤怒,朱佑樘却不得不沉默,他心里明白,事情已经彻底的闹大了,无论他做出任何的抉择,最后的结果都可能是他这皇帝吃亏。

    处置柳乘风,天下人会怎么看,堂堂天子,不但没有识人的眼光,连自己的亲信都不能保护,宁王一道奏疏,便乖乖的弃械投降,惩治自己的亲信,到时候,还有谁肯为宫中死心塌地。

    可是处置靖江王府,那么就等于中了宁王的挑拨,藩王们一定会反弹,与他朱佑樘离心离德,全部会自觉的站到宁王的身边。

    这件事,只怕不能善了了……

    朱佑樘甚至有些懊悔,何不如听那刘健之言,快刀斩luàn麻,迅速平息此事,谁知道,却让宁王钻了空子,借着此事,翻云覆雨,着实让人恼怒。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