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免费要看小说 >

我叫欧楚良_ 第三百六十三章 阿比亚蒂之殇(上)-笔趣阁

时间:2021-01-17 16:11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无冕之白小说我叫欧楚良 第三百六十三章 阿比亚蒂之殇(上)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两天后,在米兰4比2战胜汉堡队的比赛中,欧楚良也出了点小瑕疵。他要对第一个失球负主要责任,因为他出击时稍微犹豫了一下,给了对方前锋单独面对他的机会。

    “训练赛的节奏不够快,但欧已经在慢慢适应。并且他和后防线队友之间的配合也越来越默契,但我希望他的判断可以更精准一些。”霍克在面对采访时说道,“热身赛的时候比赛节奏加快,就立刻可以看出守门员在适应新的战术体系时的不适应。谁能更快速的适应比赛节奏,谁就有可能获得更多的机会。”

    接下来的一场热身赛,扎切罗尼表示要给阿比亚蒂机会。

    说实在的,不但阿比亚蒂紧张,欧楚良其实也有些小担心。

    他觉得自己在热身赛中的表现并不好,和罗西的表现差不多。但如果阿比亚蒂发挥出色、更能适应扎切罗尼战术的话,他这段时间同罗西的竞争很有可能为他人做嫁衣。

    为了消除心中的疑虑,欧楚良甚至接受了一个效力于动物保护协会的邻居的邀请,去参加一场领事馆的派对,因为这名女士的丈夫就在意大利领事馆上班。

    在这里,有很多年轻貌美的姑娘同欧楚良搭讪,而她们统一的话题就是询问欧楚良最喜欢什么样的宠物。

    是性感迷人的猫咪,还是较小可爱的兔子。

    其中一名名为苏珊娜的美女还特意带欧楚良参观了马厩,苏珊娜以前是现代五项的运动员,小时候很多时间都在马背上度过。

    就在欧楚良还在考虑要不要接受对方的晚宴邀请时,身体已经不自觉地骑在了一匹老马身上。

    这匹老马的毛都快掉光了,眼睛也没有神采,看上去至少十四五岁了。但它却是这个马厩中最温顺的马,所以它还肩负着驮着初学者一溜小跑的“重任”。

    来领事馆参加派对的大多都是来意大利生活的外地人,他们在意大利以“保护动物”的名义组成了一个属于外乡人的“圈子”,因为他们知道能来到国外生活的人,大多数生活质量都很高。

    欧楚良微笑着拒绝了每一个看他时双眼发亮的姑娘,唯独在最后买下了那匹可怜的老马。

    为此,欧楚良特意把它寄养在一个环境不错的马场,并且取名为肯尼斯。因为欧楚良发现,在同这匹老马单独相处时,自己焦躁的心情会不自觉地宁静下来。而很多藏在心里的话,欧楚良也不介意说给它听。

    “伙计,你说阿比亚蒂会有机会么?”欧楚良抚摸着肯尼斯的头问道,“或者说,教练会更青睐他一些?”

    肯尼斯打了个喷嚏,然后低下头自顾自地吃起草来。

    ......

    球场东边的威尔顿大街已经封路,托尼.马加尔一下午都紧张地看不进去书。

    他将车停在家里,决定自己徒步走到球场。这对他来说,这只不过是十分钟的路程而已。马加尔早早就到了,因为他想在赛前去售票处见一见一位曾效力于瓦伦西亚的老朋友。曾效力于西甲的球员,是马加尔见过最大牌的球员了。

    卡塔尼亚是意大利南部西西里的第二大城市,也是卡塔尼亚省的首府,人口大概有25万左右。

    如果说意大利是伸入地中海的一只靴子,那么西西里岛就是这只靴子踢到的最大的那块石头。

    卡塔尼亚位于西西里岛的东岸,墨西拿和锡拉库萨的半途、埃特纳火山的山脚。

    活火山埃特纳面向爱奥尼亚海,气候温和,风光秀丽。或许因为有太多关于西西里社会问题的传说,卡塔尼亚似乎带有某些神秘色彩。然而,当你走近它,就会惊奇地发现,这里是地球上得天独厚的一隅,一处天府之地。

    马加尔穿着一件白色的训练服,此时街上的人比平时多了一些。有些人看到他还朝他伸出大拇指。实际上这些人只是认出这件训练服而已,并不是马加尔本人。

    来到马西米诺球场的封路区域,一名安保人员上前将他拦下。

    “你在这里做什么?”

    “我是中锋!”马加尔认真地回答道,“我是来参加比赛的。”

    马加尔身上的训练服让安保人员相信了他,让他得以继续前进。通常只有拿出球票的人才有这样的待遇。

    出于直觉,马加尔来到球场后并没有去找那个瓦伦西亚的朋友,而是寻找“他们”。

    马加尔放眼望了望,“他们”还没到。

    还有不到两个小时裁判就要吹响比赛开始的哨声了,阿比亚蒂此时还坐在轮船里。

    从米兰到卡塔尼亚需要经过一段海峡,这样的热身赛并不值得让俱乐部为球队掏机票钱。

    下了船之后,港口有专门接送的大巴。

    队员们陆续上了车,一辆闪着蓝色信号灯的警车在前面为大巴车开路。

    虽然私下里和阿比亚蒂关系不错,但此时在车上欧楚良几乎一言不发。事实上其它队员们也是如此,在经历了火车、大巴车、轮船的颠簸后,很少有队员喜欢在车上唠嗑。

    实际上欧楚良也清楚,在米兰这样的豪门里,门将之间的竞争是不可避免的。如果一个守门员失去了同他竞争的对手,这并不是一件好事。具体可以参考这两个赛季的罗西,他在米兰的地位就几乎不可撼动。

    但结果呢?

    第十一和第十,连续两个赛季让米兰球迷在国米面前完全抬不起头来。

    大巴车里,球员们大多戴着耳机听着音乐。欧楚良也戴着一个CD播放器,里面放着罗大佑的光阴的故事。

    虽然听音乐也可以选择电台,但这时候大巴车非常安静,扎切罗尼觉得车里不应该太过吵闹。

    沿海开了一段后,卡塔尼亚的楼房开始映入球员们眼帘。同米兰相比,这里比那不勒斯还要“乡下”。

    大巴车已经开了空调,阿比亚蒂却还是觉得很热。

    他穿着一件短袖POLP衫,心脏的位置印着俱乐部的队徽。

    按照大家的统计,米兰今天应该会3比0或者4比0获胜。毕竟卡塔尼亚这种俱乐部即使是在意丙,也是中下游的水平。面对这样的对手,赛后不应该有人去谈论门将,一旦比赛出现意外,那么门将就会成为罪人。

    为此,阿比亚蒂的经纪人在来之前还在电话里开导过他,输球完全是一个极其荒谬的想法。

    阿比亚蒂也清楚,无论在俱乐部同其它守门员关系多么密切,该挣的时候一定不能放过。今天的比赛对他来说试一次机会,因为罗西和欧楚良的表现都不是很好。如果他可以做的很稳健的,在教练那里或许会多加点分。

    虽然不会在经历和一支丙级球队比赛后就有人说阿比亚蒂应该担任俱乐部的首发,但教练在这之后看到阿比亚蒂时,也会放心使用的。

    罗西和乔治被留在家里,对他们来说随队来到这么远的地方完全就是一次并不成功的团建。

    但不知为何,阿比亚蒂总会觉得自己会成为失败者。

    罗西在米兰的功勋让他望而生畏,欧楚良平日里积极精彩的表现又压得他喘不过气。渐渐地,一些小疑问慢慢让阿比亚蒂开始怀疑自己。在即将到来的比赛压力下,阿比亚蒂心里竟然开始萌生出恐惧。这和门将的正常担心情绪完全不同,这种恐惧会更加阴暗。

    当一支强队在面对一支特别弱的球队时,实际上压力并不在弱队那一边!

    在平日里,霍克实际上也很照顾阿比亚蒂。

    这里面有一个不为人知的原因,那就是欧楚良已经属于“闻名”级别的,阿比亚蒂却还是“初出茅庐”。任何一个守门员教练,都梦想着自己能发掘出一个顶尖门将。所以虽然霍克很欣赏欧楚良,但他并不介意把阿比亚蒂培养成一个超过欧楚良的存在。

    “天啊,大巴车里空气真是干的要命!”阿比亚蒂煽动着衣领,他觉得自己快要闷死过去了。

    大巴车的速度开始放慢,阿比亚蒂看到街头聚集了很多人,他们向大巴车致意并且尖叫着。他们的目的地也只有一个,那就是球场。

    当阿比亚蒂从大巴车上下来的时候,路障后的球迷们都开心地注视着他,而阿比亚蒂的嘴唇则紧紧抿着。

    卡塔尼亚更衣室的广播一直开着,门业没有关系,不是有熟人将脑袋伸进来祝球队好运。

    马加尔努力想睡个好觉,但看台上球迷们的叫喊声通过墙面传到更衣室,让马加尔完全睡不着。

    “这听上去就像是在我们脑袋上举行示威!”

    马加尔今年才26,正是足球运动员的黄金年龄,但他的头发已经有些花白。

    在丙级联赛站稳脚跟,踢比赛足以让马加尔维持生计。虽然每个月税后只有2000欧元,但这已经让马加尔感到幸福了。

    平日里,马加尔最喜欢做的事就是学习,他甚至在踢球之余,考下来一个教师资格证。

    当然,马加尔首先还是一名职业球员,而对一个在丙级联赛末端徘徊的球队来说,同米兰比赛是一生只有一次的机会!

    马加尔和队友已经换好了队服,更衣室里弥漫着按摩精油的味道。

    他们已经迫不及待想要走进球场热身,但还得先讨论一下比赛战术。

    主教练特西多在黑板上写下防守对方角球时,人盯人的具体任务。同时也告诉球员,今天的比赛是对上赛季努力付出的奖赏,是他们职业生涯中最美妙的一天!

    “你们应该好好享受比赛,要和平时一样去对待。但不要踢伤对手球员,发生冲突时也更应该礼貌一些。”

    整个讲话持续了两分多钟,黑板上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比赛安排。特西多也明白,队员们早已动力十足,再多说一句只会让他们感觉到压力。

    另外一边,阿比亚蒂急匆匆地穿过篮球场走进更衣室,球场主入口上方挂着一面陈旧的有些破烂的意大利国旗。

    不少卡塔尼亚的孩子们穿梭于体操馆和更衣室之间,来来回回运送着装有米兰俱乐部装备的亮闪闪的金属箱子。

    但是卡塔尼亚的更衣室实在太小,根本放不下这些箱子!

    “我一直在想,米兰球员是怎么在更衣室坐定的!”卡塔尼亚的替补门将后来回忆道,“我们的更衣室更现实一个矿井而不是房间,里面只有一扇非常小的窗户。空间小不说,天花板也很低,很多年前的汗水都浸在墙上。”

    他也非常好奇,米兰这种大城市来的球员是如何适应这样的环境的。

    扎切罗尼在不知战术的时候,阿比亚蒂努力想像欧楚良一样腰杆挺直地坐在那里,认真地记着笔记。

    可是闷热的空气让他再度感到窒息,随手写了两三个字就将笔放下。

    在后来的日子阿比亚蒂曾经就此事问过欧楚良,向他讨教如何在这样差的环境中静下心来听讲,或者说装出一副认真听讲的样子。

    而欧楚良则笑了笑回答道:“我以前在巴西集训的时候,那里的环境比这里还要差!”

    虽然没用笔记录下来,但扎切罗尼一直在唠叨着进攻。

    “一旦传球失误就要马上把球抢回来,利用三名前锋保持强大的攻势,让比赛始终在靠近对方球门的撒球场三分之一处进行。”

    扎切罗尼觉得,一名出色的教练应当在准备每一场比赛的时候就像准备欧冠决赛那样非常认真地注意每一个细节,也只有这样做才能成为一个最好的教练。

    但他不知道的是,此时他每多说一句话,球员们便更向往一分外面的空气。

    “克里斯蒂安,只要对手在中场得到球,你都必须在球门八九米的位置。”

    “你绝对不能太往回收,否则卡塔尼亚的长传反击就有可能收到奇效。”

    “我希望你出击时像范德萨一样果断,必要时可以凶狠一些,哪怕冲出禁区也在所不惜。”

    “听清楚了吗?”

    望着喋喋不休的扎切罗尼,阿比亚蒂在心里暗暗骂道:“狗屎的范德萨!”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